j'écris, donc je suis toujours ici

... pour apprécier ma propre solitude

Apr 6
#SanFrancisco.  (at Skylark Bar)

#SanFrancisco. (at Skylark Bar)


Inaugural flight: UA872 TPE-SFO   (at 臺灣桃園國際機場第二航廈 Taiwan Taoyuan International Airport Terminal 2)

Inaugural flight: UA872 TPE-SFO (at 臺灣桃園國際機場第二航廈 Taiwan Taoyuan International Airport Terminal 2)


Apr 4

應該是2014年最大的決定之一吧..

最親愛的爸和媽:

寫這個信給你們希望你們可以了解多一點關於我的生活,醞釀寫這封信的心情已經大概有快10年了。但是過去10年來也不覺得有什麼比較適合的時機來告訴你們這件事情。但是正因為我很愛你們,所以我覺得你們應該知道這件事情。

所以我希望你們可以一起看這封信。如果你們讀到這裡,只有其中你們一個,我希望你們可以在有空的時間,兩個人一起坦白地接受一個你們可能不是完全了解的我。當然,如果你們看完覺得要接受這件事情的勇氣似乎超過你們的想像,我當然也可以像過去10年一樣安靜的不提起這件事情。

我想你們可能已經猜到我要說什麼。某些程度上來說,或許我是在社會中10~20%的非主流人口。社會上對於這樣的人口在過去似乎常常有歧視性的意味,高中的時候也不知道你們的接受程度,所以也決定不要提起。

我記得去年在台灣的一年中,有次週末我們一起去爬山。我永遠記得那天我們三個人所說的對話。爸對我說:「你看你哥都結婚有小孩了,有自己的家庭。但是我覺得婚姻可能不見得適合每個人,像你可能就不見得需要結婚這樣的儀式。但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也不是需要有小孩,最重要的是有個人在你身邊,當你病了可以照顧你,可以互相扶持,不要最後孤老一生。」

當時在車裡,爸說完之後我沒說什麼。媽說:「當然這個時代,那個人也可能是男生或是女生。但是或許台灣社會女生會比較好。」當下我覺得或許我需要正式地告訴你們,但是當時我沒有。就因為知道面對面地告訴你們,我相信你們很愛我也會全盤接受,但是我不知道會不會看到你們不知道如何面對的臉。那天,我就沒有多說什麼

從出國前到現在,交往過的人也有,不適合的有,沒那麼認真玩玩的也有,覺得可以穩定交往的也一直都有。可是我幾乎沒提到過我的感情生活,因為我一直以來都不知道這樣目前在台灣沒有法律承認的交往模式是否有必要拿出來討論。

隨著社會開放,去年台灣開始認真的討論這個議題,並且進入立法程序(順利的話或許有機會合法化吧?),我也覺得或許是個比較相對可以讓你們知道的時機。這也是在加拿大生活中我覺得我可以很自在地做一個真實的我,這個社會能給的東西和對於不一樣的人的接受程度還是比台灣社會高很多。但是,很幸運的,在亞洲我在台灣出生,台灣的社會在亞洲應該是數一數二的開放和包容。

離開家裡10年的時光中,遇見很多人照顧我的。最後各種原因沒辦法在一起的也有:因為遠距離,因為我們在人生不同的階段,因為離開多倫多。我覺得我一直遇到很好的人,也一直錯過。過了25歲後,過了手術後,我也可以體會身邊有個人雖然長期來說或許很無聊很單調,但是那個可以被依靠和被照顧的美好,體驗到冬天有人在身邊那種可以發自內心的溫暖。

我常在猜想,如果正式的告訴你們,媽媽或許會覺得很愧疚,但是這個完全不是你們的錯。因為這個現象在生物界中也是存在的事實。如同左撇子一樣,過去的時代中,那些左撇的人被矯正,現在社會中普遍也認為沒有矯正的必要。過去社會中認為女性是男性的附屬品,相夫教子,然而現在的社會一直強調男女平等及女性獨立自主(不要忘記以前三妻四妾也是大家很喜以為常的事情),甚至在九十年代初期,台灣一些男性沙文主義的人極力反對夫妻中的太太擁有財產權,在這個時代來看都不能理解他們當時在捍衛著什麼樣的『傳統價值』。也不是說傳統不好,很多傳統的東西就因為是傳統反而更經得起時代的考驗。然而也有些傳統會隨著社會而慢慢演化。

同樣的,我也是在這個時代改變的時期中,經歷這樣轉變的一員。喜歡一樣性別的人也不是什麼錯事,我也從來不覺得我在做一件錯的事情。或許法律的定位在台灣還沒很完備,但是已經可以看到改變觀念的現狀。因為這樣的自己,我覺得我更可以去理解身為社會中少數群體的人類的難題。在白人的社會中的一個少數民族,在異性戀主導的社會中,我不是一個主流的人。這些都不是壞事,這些讓我知道自己的定位並且在什麼時候需要怎樣應對。我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很可憐,我也沒有面對過自己內心的掙扎,一切都很自然很有自信地接受屬於自己的各種認同。

我由衷的希望或許有一天,有個穩定交往的對象,或許也會想要領養的小孩,或許也會想要代理孕母,有很多的或許,也或許希望可以讓你們見見對方。可以確定的事,你們這一生不會有多一個媳婦(沒有也不見得是壞事,媳婦也不見得好搞),但是你們或許會多一個兒子(英文的 son-in-law),我相信對方也會像你們兒子一樣愛你們,這就夠了。


Mar 24
at Independence Monument

at Independence Monument


巧合嗎? (at Silver Pagoda)

巧合嗎? (at Silver Pagoda)


Mar 22
Taipei 2014 (at Control Yuan 監察院)

Taipei 2014 (at Control Yuan 監察院)


Mar 17
:D (at Farine)

:D (at Farine)


#Jing’anDistrict shanghai #上海 #靜安區

#Jing’anDistrict shanghai #上海 #靜安區


Mar 16
Nice day walking in #Hongkou #shanghai #上海 #虹口區

Nice day walking in #Hongkou #shanghai #上海 #虹口區


#HuangpuDistrict #Shanghai #上海 #黃埔區 with Zeke & Kevin

#HuangpuDistrict #Shanghai #上海 #黃埔區 with Zeke & Kevin


Page 1 of 8